来自 两性话题 2019-10-05 09:0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太阳娱乐集团 > 两性话题 > 正文

剩女愁嫁,为何你无法脱光

说实话?还是不说实话?这的确是个问题。

催款函格式,追你到仙界,远古驯龙秘典

眼瞅着,又要到一年一度的光棍节了。而这节日年年过,每年都有剩下的姑娘。难道是这些姑娘资质不好?还是长得太磕碜?或许,都不是。相反,和其他姑娘相比,这些姑娘更加优秀。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她们无法脱光,最终剩下的呢?

说实话,男人不希望是真的;不说实话,男人一定不会相信。

多伴侣性交是新概念。它只认一个死理:单伴侣没事,任何一种多伴侣都有风险。因此,在这里并不考虑双方的性关系是否符合道德与法律,合理合法的再婚者也被纳入“多伴侣”之中,而那些有过所谓“婚前性行为”的人,如果他一生只跟这个人发生过性交,他也会排除在“多伴侣”之外。而且,这里的“伴侣”并不限男女,当然地包括了那些与多个同性性交者在内。

1、仗义型

反之亦然。

那么,中国当前的“多伴侣性交”的实况究竟如何?

容易把商业和工作环境中的与异性交往模式迁移到恋爱中来。这其中对你的爱情产生最显着杀伤力的就是为人仗义。这个特点在你的工作中,会让你获得很多朋友,甚至是蓝颜知己。只是,在生活中,你很容易让对方把你当成是个好哥们儿。

有道是:成熟的人不问过去;聪明的人不问现在;豁达的人不问未来。

1、在20~64岁的全体中国人里,到2000年8月为止,在14岁以后的一生中,曾经有过任何一种多伴侣性交的人,只占13.2%~16.2%。前一个百分比是按照严标准来统计的,仅仅包括那些不但自己承认有过,而且再次或者多次确认有过的人。后一个百分比则是宽标准,包括所有那些至少承认过一次的人。

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很热心地为对方考虑。总是看到他哪些地方存在问题,或者很清楚他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只是,这样让他很没成就感很没自信哎。他会觉得,虽然她很漂亮,很出色,我还是跟她做哥们儿比较好。

其实不然。

2、按照严标准来统计,在有过多伴侣性交的人里,有74%的人仅仅有过不超过3个其他性伴侣。不超过5个其他性伴侣的人则达到85.9%。因此,这些人平均起来,只有过3.49个其他性伴侣,中位数则仅为2个其他性伴侣。

2、职业装型

不信?有这么一个女性,事业很成功,有三个可爱的女儿,但是分属两个男人,可是她居然说从来没有恋爱过;相信她还是不相信她?

这意味着什么呢?

可能你会很奇怪,职业形象怎么了?我穿着职业装的时候非常自信!想象一下:以后你们结婚了,他每天面对的是家里平装版的你和单位精装版的美女,那时候,你如何靠职业装来增加自信?难道要在他下班到家的时候,你风情万种的在你们卧室里展示你的宝姿套装吗?男人如山,给女人安全;女人如水,给男人港湾。在和他相处时,多去展现你的风情,而不要多借用你的商业谈判技巧。

另外一个女性,离婚多年,居然说自从离婚后没有过任何性伴侣,而同时不断炫耀自己,有多少出色的男人同时在追求她!与多个男性保持交往,甚至打情骂俏,还将男性单独带往家中过夜,40岁上下,单身一人。能否相信她离婚多年没有一个性伴侣?

第一,美国1992年进行的全国成年人总人口随机抽样发现:从18岁开始,一生中曾经有过一个以上性伴侣的人,高达71%之多;而且有过5个以上性伴侣的人高达41.5%。仅仅在该调查开始之前的5年里,就有38.7%的人有过一个以上性伴侣。即使在此前的12个月里,也有16.9%的人发生过多伴侣性交。也就是说,美国人的一年的性伴侣数就超过了中国人的一生。尽管如此,组织这次调查的研究人员们(以著名的劳曼教授为首的课题组)仍然认为:由于性传播必须通过每个人的“性的社会网络”,而这些网络却是散在的,各个社会成员之间并没有普遍的“连线”,而且“桥梁人群”如卖淫者之类也不够多;美国近几年艾滋病的发病率持续在低水平,并没有像以前人们估计的那么高,佐证了研究人员的看法。

图片 1

女人太掩饰,总让人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第二,对于中国女性来说,除了再婚以外,可能不可能发生多伴侣行为,是她的一种根本价值观——稳固的性观念——在起作用,其作用强度大于她所在社区的性文化的潜移默化。男性却相反。他所在的社区具有什么样的性文化,对他的作用强度远远超过了自我性观念的作用。

3、极易陷身型

还有一位女性朋友,自己坦陈先后有过9个性伴侣,同她交往的男性朋友顿时望而却步,不敢、也不愿意再继续交往。男人的想法可能是,你说曾经有过9个,事实上没准有过19个呢,那不成了公共汽车啦?女人太直爽,似乎也不是很可取。

中国的成年女性在客观上成了阻挡艾滋病的堤坝:一生中发生多伴侣性交的女人只有5.5%~8.2%;尤其是,这个堤坝更加不为周围的风风雨雨所动。

和你正在认真交往的男子上床之前,请尽量确保在至少连续3个月的时间内,你们每月约会8次。如果一个男人始终是在寻找容易上床的性伴侣时,从别的女性那里获得性满足比你这里容易,他自然会退却,因为他知道你是看重亲密关系、不肯拿身体放纵的。

人应该自信,但是自信得有个度,过了反而适得其反。

因此,假设所有发生过多伴侣性交的男人,统统都有艾滋病,而且百分之百地传播给了他们的身为普通女性的伴侣(注意,这里只是假设,这两者绝不可能在实际生活中出现),那么,从这些女人里再次传播给其他男人的时候,按照严标准计算,艾滋病就已经只有原来的5.5%了。如果这5.5%的男人仍然是通过女人来传播,那么第三次传播给其他男人的可能性就只有第一次传播时的千分之三。

当男人是在寻找一个能荣辱与共的伴侣时,未必会放弃“你进他退,你驻他扰,你疲他打,你退他追”的游击战策略,但是,获得芳心的困难程度决定了你们日后的关系。难度过低和过高的时候,都很难发挥真实的能力,中等任务强度效率最高,这个“倒U型”曲线对于“追男/女仔”照样有效。人都一样,付出得越多,越会坚持。仓促上床的男女经常会遭受挫折,好象有这样的说法可以佐证:男人往往后悔没有和某位女性上床,而女人则往往后悔跟某位男性上床。

当一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尽管发生了性关系,但是还没有上升到爱的程度,女人如果太pushy, 反而会得到适得其反的结果。双方应该做的是加深了解。

也就是说,在中国目前的“性的社会网络”里,女性不仅在生物学意义上是艾滋病毒性传播的最主要受害者,而且客观上又牺牲了自己平等的选择权,为整个社会换来了目前极低的艾滋病毒感染率。倘若中国女性中有过多伴侣性交的比例也达到总人口的平均数,那么中国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就会是现在的2.4倍;如果“男女都一样”(即女性达到男性多伴侣性交的比例),那么就会是3.8倍。

4、注重自我型

说实话,女人一旦很pushy,男人一定会感到不舒服。许多事是欲速则不达的。反过来,男人如果对自己钟情的女人死缠烂打,似乎能够被社会接受和承认。

男人接受性服务的情况

太关注自我,不给对方空间。虽然嘴上说我会如何如何,其实所有的关注点都在自己身上,她们是找崇拜者和奴仆而不是男友。

给彼此一段时间,给彼此一点空间,让彼此有一些尝试,最终如果双方都决定在一起,那才会永久。强扭的瓜不甜,道理人人都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电影对芸芸众生来说,记忆深刻的大概是男主角与女主角站立在船头的那个画面;可是对有生活阅历的人说来,可能是另外一个容易被人忽视的画面:当老态龙钟的老奶奶被问及“Did you do it?”的时候,她脸上绽放出如同蒙娜丽莎的微笑那瞬间,那种对美好往事的追忆,是那般的刻骨铭心,是那样的动人心魄,是何等的回肠荡气!那是对“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最权威诠释,堪称经典。试图束缚对方的努力是不明智的。有压力就一定会有反弹,压力越大,反弹也越大。牢牢的束缚只会让你的爱人感到窒息,产生退意。天长地久的爱情需要激情和美满的性爱,但是更需要充满耐心的经营和睿智的维护。网上曾经读到过这么一句话:“女人可以接受有故事的男人,男人一般不会接受有故事的女人”。后半句可能不准确。依本人的观点,男人一般不会接受有许多故事的女人,但是也不会接受一点故事都没有的女人。

在各种多伴侣性交中,商业化的性交易一直被认为是最容易传播艾滋病的。那么,社会实况究竟如何呢?

5、幼稚弱智型

假设这修正后的观点能够适合女性,从女同胞的角度来看,同样适合男性吗?

在20~64岁的男性总人口中,承认自己在一生中曾经与卖身女性发生过性交合的人占6.4%。按照年龄组来看,35岁以上的男人中,只有3.6%的人这样做过;而35岁以下的男人中却达到11.9%。其中最高的是25~29岁的人,高达12.7%之多。

要求我是唯一,我是最重要的。这是0-5岁孩子的需求。要求他扮演父母的角色、导师的角色,又是同龄的玩伴。这是婴幼儿时期的某些要求从未得到过满足,而现在期待一个男人来完成。可男人的价值观核心不是在关系上而是在社会角色上。

如果只看城市男性的话,那么35岁以上的人里只有5.5%接受过性服务,而35岁以下的人里却有12.5%之多,也就是大约8个男人里就有一个嫖客。其中,25~29岁的人也是最多,高达16.5%,大约6个男人里就有一个。

以上这些原因,或许就是你无法摆脱单身,无法脱光的根本所在。所以,如果你想迅速脱单,不再是剩女的话,那么一定要避免这些问题哦。

可是,首先,作为一般女性,嫖客的妻子或者女同居者,再次传播给其他男人的可能性只有5.5%。

以上就是小编整理了剩女愁嫁,为何你无法脱光,相信这些两性心理知识一定会给你的生活带来一定的帮助,那么大家可以关注易养生网,每天都会为大家带来更多更专业的两性心理内容。

其次,请不要忘记:嫖客们不仅可能把艾滋病带回家来,更可能传播给性服务小姐。否则,那些刚刚走出农村的、小到未成年的、往往是在性产业里被“开处”的“小姐”,她们的艾滋病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为什么我们总是更容易把她们看作是第一传播源,而不是第一受害者?

第三,嫖客里谁更加危险?是那些“大款”。

首先,收入最高的那5%的男人接受性服务的可能性,是收入最低的那40%的人的33倍。

其次,如果按照主要职业来分类,那些形形色色的男性厂长、经理、老板们的现有嫖娼率是最高的。他们的嫖娼可能性,是城市中的男性体力劳动工人的10倍,是各种农村男劳动者的22倍!可是,他们肯定会觉得冤枉,因为其中许多情况是为了“应酬”。那么谁被“应酬”了呢?恐怕更多的是那些可以出租权力的人。

这些男人之所以更加危险,还不仅仅在于他们“先嫖起来”,更在于他们同时最可能成为性传播的最主要的“桥梁人群”。这是因为,他们更容易倚仗金钱与权势地与更多的“二奶”、“小蜜”、“情人”发生性交,甚至可以更容易地和更多地强奸手下的各种女性。这种“性的阶级霸权”表现为:他们平均有过6.41~6.27个其他性伴侣,是工人的1.95~2.60倍,是农民的2.87~3.37倍。

此外,调查数据还表明:在那些接受过性服务的男人里,有39.2%的人是发生在调查之前3个月以内,在6个月之内的占50%,在一年之内的占71.6%,在5年之内的占88.5%。

也就是说,在1998年8月至2000年8月之内,中国性产业曾经出现了急剧的增长,比此前5年之内的规模扩大了4倍还多,比自从性产业重现以来的规模也扩大了2.5倍。可是,2000年的性病报告率反而下降了。除了数据不完全的因素以外,这是不是也在提醒我们:艾滋病毒性传播的可能性已经被过度夸大了?

安全套的使用情况

在我们的调查表中,对于安全套的使用排列了4种情况:1、从未使用;2、较少使用;3、经常使用;4、每次都用。总的来看,安全套的使用率在中国人里仍然非常低。但是,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如下这样一种排列顺序:

人们在艾滋病风险越大的性交中,就越多地使用安全套。

在与不同对象性交时使用安全套的“经常性”比例表

与不同的对象性交 每次/经常用套者的比例

1、与自己的配偶或者长期同居者的性交中 14.8%

双方都是单一伴侣的人之间 14.0%

有多伴侣者与配偶 18.8%

接受过性服务的男人与配偶 23.7%

2、与长期的其他性伴侣的性交中 20.4%

与长期交往的性服务小姐或者二奶 16.7%

不是性服务小姐的人 27.2%

3、与短期的其他性伴侣的性交中 30.7%

与短期的其他性伴侣 23.0%

与短期交往的性服务小姐 41.1%

4、所有与性服务小姐的临时性交中 46.9%

5、在调查前3个月内与小姐的临时性交中 65.7%

在上面这个表格里,人们用自己的实践表明了他们对于艾滋病风险的认识:与配偶或者长期同居的人过性生活是最安全的,与长期的其他性伴侣则不安全一些,与短期的其他性伴侣会更不安全,而与性服务小姐的临时性交则是最不安全的。

也就是说,人们在艾滋病风险越大的性交中,就越多地使用安全套。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剩女愁嫁,为何你无法脱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