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两性话题 2019-10-21 23:2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太阳娱乐集团 > 两性话题 > 正文

东瀛妇人VS中夏族民共和国妇人 (2)

初到日本时的生活,那真是苦不堪言。现在回想起来,要不是有两位日本女人为俺那清苦的生活带来的无限慰藉,俺真不敢想象是否能撑得过去。她们两位,一位是俺报店的老板娘,另一位是一所日本有名女校的女子大学生。一位在生活上给了俺莫大的关怀,而另一位让俺有了一场所谓的异国恋。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和家人吃饭,吃到一半我突然想上厕所,我就说我去上个厕所再来吃,结果爸爸就毫无征兆的一筷子打到我头上,说吃完再去。我当时就委屈的疼的哭了。我都不明白去上个厕所爸爸为什么都要打我。后来我才知道这可能就是老一辈传下来的所谓家教之一,吃饭的规矩。

作者    (日本)栗良平

好,还是让我们先来看看老板娘吧。俺刚去日本时是“新闻奖学生”,通俗点儿就是一个送报的学生。报店为俺付学费,生活费,早晚两餐,并且支付大约6万日元工资。俺的任务就是送200多份报纸。工作时间是每天早上3点到6点,放学后每天下午3点到5点,年中无休,风雨无阻。这可能听起来还不错,但是在日本的都知道,那绝对是最苦的工种之一。俺去的那个报店有10几个从业员,老板和老板娘都大约60岁左右。别小看这送报的,老板曾经喝多了向俺透露,他大概有相当6,7百万美元的存款。那老板娘也应算一个富婆了呀,可那日子,唉!您还是自己看。她每天早上2点起床,送的报纸比俺还多。这不说,她还要负责10多个人的早饭和俺与老板的晚饭(他们有一个女儿自己住在外边)。因为俺和他们在一起最多的时间是在饭桌上,还是讲一讲饭桌上的事吧。

         这件事可能爸爸都忘了,那时我六七岁的样子,但这件事却铭刻在我脑海里。不是因为爸爸打我而记得,而是因为从此知道原来吃饭也是有规矩的。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17年前的12月31日,也就是除夕夜,发生在日本札幌街上一家“北海亭”的面馆里。除夕夜吃荞面条过年是日本人的传统习俗,因此到了这一天,面馆的生意特别好,北海亭也不例外,这一天几乎整天都客满,不过到晚上10点以后几乎就没有客人了,平时到凌晨,街上都还很热闹的,但这一天大家都早一点赶回家过年,因此街上也很快就安静下来。北海亭的老板是个憨憨傻傻的老实人,老板娘倒很古道热肠,待人亲切。

日本人吃饭不像在咱中国,他们是每个人一份,不同的菜每个人一样。每个人都是一小盘一小盘的菜,还有2个小碗,一碗放汤,一碗放饭。那些小碗小盘都很小而且都非常精致,特别是那饭碗。开始当俺看到那小碗,俺在想是不是不想让俺吃饱啊。

        平时我们吃饭的时候父母也对我们讲了其它的规矩,特别是家里来了客人或者是到别人家做客。在此我就凭记忆为大家列举一下吧。

除夕夜,最后一个客人走出面馆,老板娘正打算关店的时候,店门再一次轻轻的被拉开,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小男孩走进来,两个孩子大约是六岁和十岁左右,穿著全新的一模一样的运动服,那女人却穿著过时的格子旧大衣。

第一次和他们吃饭,还没等俺吃完,老板娘就站起来了站在那里看着俺的碗。俺也搞不清楚啥意思,就赶紧吃完。她伸出手要俺的碗给俺添饭。俺赶紧站起来说自己添。老板在旁边说:“哪有男人去盛饭。”然后他问俺难道在中国男人要自己盛饭。俺告诉他我们一般都用大腕。老板和老板娘一边摇头一边笑者说:“那哪里是在吃饭。”他接着告诉我对他来讲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吃晚饭。他可以一边饮着威士忌,一边享受着老板娘做的美食并且在旁边的服侍。俺当时心想:那好吧,从今以后俺和你共同享受这美好的晚餐!不过,吃饭的时候有一件是必须要做的。在吃饭前和吃饭后都要向做饭人献上感谢。俺有一两次真忘了,还遭到老板的批评。俺有时候在想,为什么咱中国人没有这个习惯。在北美,很多家庭在吃饭前要向上苍献上感恩,感谢上帝所赐的饮食。我们能有饭吃,应该向谁表达感谢才是呀。或许有了这一前一后的感谢之词,很多家庭也不会为谁做饭谁洗碗吵架了。

       一,准备吃饭了排好座椅要请客人先入席,长辈请到上席。

“请坐!”听老板这么招呼,那个女人怯怯的说:“可不可以....来一碗....汤面?”背后的两个孩子不安的对望了一眼。

过了一段时间,俺的待遇又有改善。俺也开始和老板一样,每天有威士忌喝了。老板娘把俺的威士忌和老板的分开,分别写上我们的名字。对老板娘而言就又多了一件事。她要在吃饭时不停地想着给俺调酒倒酒。俺有时也真佩服日本女人这方面的天资,没有几天她就已经非常清楚俺的口味,吃多少喝多少,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酒放多少水倒多少冰,总是那么恰到好处,那真是与生俱来的。而且最为可贵之处是尽在不言中。俺可没告诉她这些啊!

       二,问客人是否喝酒,为客人倒上酒,酒不能倒太满。不喝酒就为客人盛饭,饭不要盛饭锅中间的,不要盛太满不要压。

“当然....当然可以,请这边坐!”

好了,饭桌上好酒也有了,好菜也有了,还有人伺候者,接下来就是和他们聊聊天练练日语吧。开始时他们挺关心俺的家庭情况。俺告诉他们,在事业上,俺娘比俺爹厉害得多,工资也高职务也高。但是在家务方面,俺爹还是挺能干了,买菜洗衣收拾样样都行。他们听后,惊愕地看着俺,问俺:“那不乱了套吗?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是不是在中国只有你们家这样?”俺告诉他们:“没办法谁让俺娘太能干。在中国像俺家这样的虽然是少数,不过在数量上也应该有不少。”他们只是摇摇头,直说难以想象。

       三,主人客气的请大家吃菜,等长辈先动筷子,晚辈再开始吃。桌间放一双公筷,为长辈老人奉夹离他较远或是平时难得吃上的菜。

老板娘带着他们走到最靠边的二号桌子,然后向厨台那边大声喊着:“一碗汤面!”。一人份只有一团面,老板多丢了半团面,煮了满满一大碗,老板娘和客人都不知道。母子三人围着一碗汤面吃得津津有味,一边吃,一边悄悄的谈着:“好好吃哟!”哥哥说。

除了饭桌上的事,还有两件小事俺想提一提。一件是老板娘每天早上在俺出门前一定会在门口给俺一瓶酸奶,告诉俺喝了后再开始送报,对健康有好处。1年多时间从未间断。还有一件是在每天吃完晚饭后给俺250日元作为去澡堂的费用。后来又加了100说是洗完澡后的饮料钱。这些俺开始都一再推脱,但后来也习惯了。她不是每月给一次,而是每天每天。

       四,作为晚辈夹菜只可夹面前的几碗(盘)菜,切莫站起来夹对面的。

“妈,您也吃吃看嘛!”弟弟说着,挟了一根面条往母亲嘴里送。

老板娘的事就写到这里吧。俺突然发现俺此时已泪水满含。20来年前的情景突然间历历在目。

       五,夹菜时不要在菜碗中翻动,更不可端起菜碗往自己饭碗中赶。夹的菜要先放到碗里,不可从菜碗直接夹到嘴里吃。

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不一会儿吃完了,付了一百五十元,母子三人同声夸赞:“真好吃,谢谢!”并且微微的鞠了一躬,走出面馆。“谢谢你们!新年快乐!”老板和老板娘同时这么说。

后来俺停了工作搬了家,虽然又去探望过几次。但后来听说老板突然去世,老板娘把报店卖后,回老家去了。回想当年的这一切,俺真的不是如何才能表达俺对他们的感谢。如有机会再去日本,俺会带着俺的儿女再去那家报店看看。然后把在那里发生的故事告诉他们。

      六,吃饭时不可东张西望,尽量不要说话。古人说食不言寝不语,意即吃饭、睡觉时不要说话。但现在大多人交流都在饭桌上,不说话已不实际,但也应保持嘴里有食物时不要说话。

每天忙着忙着,不知不觉很快的又过了一年。又到了12月31日这一天;迎接新的一年,北海亭的生意仍然非常兴旺。比去年除夕夜更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了,过了十点,老板娘走向店门前,正想将门拉下的时候,店门又再度轻轻的被拉开,走进来了一位中年妇人另外带着两个小孩。

[未完待续]

      七,端碗不要托着,更不要敲碗,因为只有叫花子才这样,很不吉利。筷子不要插在盛饭的碗中,也不要一头搭在饭碗上,这是敬祖先请亡人才这样做。

老板娘看到那件过时的格子旧大衣,马上想起一年前除夕夜最后的客人。

附:最近挺忙,后面的得等一下了。我有点后悔没有写完后再贴。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八,坐姿要端正,不可趴在桌上吃,也不要一只手放桌下,我们有时会这样,父母就斥责我们,你另一只手是不是断了!

“可以不可以…给我们煮碗……汤面?”

  九,吃饭时不要吃得嘴巴叭叭响,扒饭不要把碗扒出响声。喝汤也是,反正不要弄出让人反感的声音。

“当然,当然,请里边坐!”

      十,去盛饭若坐条凳要和同坐说一声,(以前吃酒席都是大四方桌,坐条板凳)以免同坐摔到,放筷子要把夹菜那头朝外放桌边,表示你还在吃。

老板娘一边带他们到去年坐过的二号桌子,一边大声喊:“一碗汤面!”

    十一,席间有客人吃好退席,要招呼客人要吃饱。自己是主人就赶紧起身装烟筛茶。

老板一边应声,一边点上刚刚熄掉的炉火。“是的!一碗汤面!”

   十二,身为主人一定要等客人都吃好退席才可退席收拾。否则有赶客之嫌。

老板娘偷偷的在丈夫的耳朵旁说着:“喂,煮三碗给他们吃好不好?”

    十三,身为客人先退席则要招呼大家吃饭的慢慢吃,喝酒的慢慢喝。退席前自己碗中不可剩饭,筷子挨紧放好,不可分开。两支筷子分开放,意喻筷(快)分离。

“不行,这样做他们会不好意思的。”

       后来我去拜师学做瓦匠,那个时候农村建房多是做点工,就是房主人请师傅做工管一日三餐。那时听同行的师兄师傅也跟我说了一些吃饭的规矩。

丈夫一边这么回答,却一边多丢进半团面条到滚烫的锅子里,站在旁边一直微笑着看着他的妻子说:“你看起来挺呆板的,心地倒还不错嘛!”丈夫默默的盛好一大碗香喷喷的面交给妻子端出去。

      十四,上桌吃饭等师傅先坐好,自己再落坐。师傅喝酒就给师傅把酒倒上,不喝酒就为师傅先盛上饭。

母子三人围着那碗面,边吃边谈论着,那些对话也传到了老板和老板娘的耳朵里。

       十五,席间吃饭也和去别人家做客一样,但要尽量快点吃,师兄告诉我说要在师傅前面放碗退席。我到今天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只记得好几次建房主人的饭煮的比较硬,我是吃哽着也吃不快,只见师傅端着碗里一点点饭边吃边等我。

“好香……好棒……真好吃!”

       十六,再个席间建房主人若有做整条鱼,看到鱼一边吃完就不要去翻。听同行师傅讲,好让主人晚饭时再翻过来作一盘菜。

“今年还能吃到北海亭的面,真不错!”

    我所知道的所谓的吃饭规矩大概就这些。今天突然想到写这个也是我每天去餐厅吃饭,见有的人吃饭弄的满桌都是,大人小孩吃饭时的行为与我从小接受的教育大相径庭。我小时候若这样,别人就会说这人没教养,这小孩子没家教。

“明年能够再来吃,就好了!”……

         刚才我在写文章的时候,为了丰富写作内容,我特意问了一下一个比较年长的同事。我问他,你知道你们哪里吃饭有什么规矩吗?他说,吃饭有什么规矩?端碗就吃啊!我说,那去别人家做客呢?他说,也一样啊!吃饭就吃饭,还要什么规矩。我听得有些呃然。

吃完了付了一百五十元,母子三人又走出了北海亭。

       写这些我自己也不确定到底想表达一些什么,只是觉得现在人们把老一辈传承的一些家风传统礼仪,似乎都在慢慢抛弃,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无奈......。

“谢谢!祝你们新年快乐!”望着这母子三人的背影,老板夫妇俩反复谈论了许久。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吧。我是彭定颖,在此感谢您耗费宝贵的时间阅读我的随笔写作。我是一名身在异乡的普通打工仔,因儿时家庭贫困,书读的不多,写作水平有限,还望见谅。但我一直怀揣改善命运的信念,努力工作学习。一路的坚持需要您的支持与鼓励,您看完文章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意见,请在留言处写下您真诚的文字,我会在第一时间与您互动交流。

第三年的除夕夜,北海亭的生意仍然非常的好,老板夫妇彼此忙到甚至都没时间讲话,但是过了九点半,两个人开始都有点不安了起来。十点到了,店员们领了红包也回去了,主人急忙将墙壁上的价目表一张一张往里翻,把今年夏天涨价的:“汤面一碗二百元”那张价目表,重新写上一百五十元。二号桌上面,三十分钟前老板娘就先放上一张“预约席”的卡片。

         

好象有意等客人都走光了才进来似的,十点半的时候,这母子三人终于又出现了。哥哥穿著国中的制服,弟弟穿著去年哥哥穿过的稍嫌大一点的夹克,两个孩子都长大很多,母亲仍然穿著那件褪了色的格子布旧大衣。

“请进!请进!”老板娘热情的招呼着。望着笑脸相迎的老板娘,母亲战战兢兢的说:“麻烦……麻烦煮两碗汤面好不好?”

“好的,请这边坐!”老板娘招待他们坐到二号桌,赶快若无其事的将那“预约席”的卡片藏起来,然后向里面喊着:“两碗汤面!”

“是的!两碗汤面!马上就好了呦!”老板一边应声,一边丢进了三团面进去。

母子三人一边吃面,一边谈着话,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站在厨台后面的老板夫妇也跟着感受他们的喜悦,内心也跟着喜悦起来。

“小淳和哥哥;妈妈今天要谢谢你们两个人啊!谢谢!”

“为什么?”

“是这样的,你们过世的爸爸所造成八个人受伤的车祸,保险公司不能支付的部份,这几年来每个月都必需缴五万元。”

“哎,这个我们知道呀!”哥哥这么回答。

老板娘一动也不动的静静听着。

“本来应该缴到明年三月的,但是今天已全数缴完了!”

“啊?!妈妈,真的呀?”

“哎,真的。因为哥哥认真的送报,小淳帮忙买菜做饭,使妈妈可以安心工作,公司发给我一份全勤的特别奖金,因此今天就将剩下的部份全部缴完了。”

“妈!哥哥!真是太好了,不过以后请让小淳继续做晚饭。”

“我也要继续送报纸。小淳,加油!”

“谢谢你们弟兄俩,真的谢谢!”

“小淳和我有一个秘密,一直都没有跟妈妈您说,那是……11月的一个礼拜天,小淳的学校通知家长要去参观教学课程,小淳的老师还特别附了一封信,说小淳的一篇文章被选为全北海道的代表,将参加全国的作文比赛。我听小淳的同学说才知道的,因此;那一天我代表妈去参观了。”

“真有这回事?后来呢?”

“老师出的题目是『我的志愿』,小淳是以一碗汤面为题写的作文,还要当众读这篇作文。”

“作文是这样写的:爸爸车祸了,留下很多债务,为了还债,妈妈从早到晚拚命工作,连我每天早晚认真送报的事,弟弟也全部写出来了。”“还有,12月31日晚上,我们母子三人共同吃一碗汤面,非常好吃……三个人只叫一碗汤面,面店的伯伯和伯母竟然还向我们道谢,并且祝我们新年快乐!那声音好象在鼓励我们要坚强勇敢的活下去,赶紧把爸爸留下的债务还清!”

“因此小淳决定长大以后要开面馆,当日本第一的面馆老板,也要对每一个客人说加油!祝你幸福!谢谢你!”

一直站在厨台里听他们对话的老板夫妇突然失去踪影,原来他们蹲下来,一条毛巾一人抓一头,拼命擦着不断涌出来的泪水。

“作文读完了,老师说:小淳的哥哥今天代表妈妈来了,请上来说几句话。”

“真的?那你怎么办?”

“因为太突然了,开始不知说什么好。我就说:谢谢大家平时对小淳的关爱,我弟弟每天必须买菜做晚饭,常常会在团体活动中急忙的回家,一定给大家添了许多麻烦。刚刚我弟弟读一碗汤面的时候,我曾感到很羞耻,但是看见弟弟挺胸大声读完一碗汤面的时候,感到羞耻的那种心情才是真正的羞耻。”“这些年来……妈妈只叫一碗汤面的那种勇气,我们兄弟绝对不会忘记……我们兄弟一定会好好努力,好好的照顾母亲,今后仍然拜托各位多多关照我弟弟。”

母子三个悄悄的握握手,拍拍肩,比往年都快乐的吃完过年的面,付了三百元,说声谢谢!并且鞠了躬走出面馆。望着母子三人的背影,老板好象做个一年的总结似的大声说:“谢谢!新年快乐!”

又过了一年。北海亭面馆过了晚上九点,二号桌上又放了一块“预约席”的卡片等待着,但是那母子三人并没出现。

第二年、第三年,二号桌仍然空着,三个母子都再没有出现。

北海亭的生意越来越好,店内全部都改装过,桌椅都换了新的,只有那张二号桌仍然保留着。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许多客人都觉得奇怪,这样问。

老板娘就讲述关于一碗汤面的故事给大家听,那张旧桌子放在中央,对自己好象也是一种鼓励,而且说不定哪一天那三个客人还会再来,希望仍然用这张桌子来欢迎他们。

那张二号桌变成了“幸福的桌子”,客人一个个传开去,有许多学生好奇,为了看那张桌子,专程从老远的地方跑来吃面,大家都特别定要坐那桌子。

又过了很多个12月31日。

北海亭附近的商店主人,到了除夕这天打烊以后,都会带着家眷集合到北海亭来吃面,一边吃,一边等着听除夕的钟声,然后大家一起到神社去拜拜,这是五六年来的习惯。

这一天过了九点半,先是鱼店夫妇端来一大盘生鱼片,接着又有人断断续续的带酒菜来,经常都集合了三、四十个人,大家都很热络;每个人都知道二号桌的由来,大家嘴里什么都不讲,但是心里却想着那“除夕的预约席”今年可能又空空的迎接新年了。

有人吃面,有人喝酒,有人忙进忙出准备菜肴,大家边吃边谈,生意上的话,连海水浴的事,最近了添了孙子……无所不谈,打成一片,像一家人。过了十点半,门突然再度被轻轻的拉开。所有的人都停止谈话,视线一起朝向门口望去。

两个青年穿著笔挺的西装,手上拿着大衣走进来,大家松了一口气,继续恢复热闹的气氛,老板娘正准备说“抱歉,己经客满了”拒绝客人的时候,有一个穿和服的女人走进来,站到两个青年人的中间。

店内所有的客人都屏住呼吸,听那穿和服的妇人慢慢的说:“麻烦……麻烦,汤面,三人份可以吗?”

老板娘的脸色马上就变了,经过了十几年的岁月,当时年轻母亲和两个小孩的形象,和眼前这三人,她瞬间努力想把画面重迭在一起,厨台后的老板看傻了,手指交互的指着三个人,“你们……你们……”的说不出话来。

其中有一个青年望着不知所措的老板娘说:“我们母子三人,曾在十四年前的除夕夜叫了一份汤面,受到那一碗汤面的鼓励,我们母子三人才能坚强的活下去。”

“后来我们搬到滋贺县的外婆家住,我今年己通过医师的检定考试,在京都大学医院的小儿科实习,明年四月将要来札幌的综合医院服务。”

“我们礼貌上先来拜访这家医院,顺便去父亲的墓前祭拜,和曾经想当面店大老板未成,现在在京都银行就职的弟弟商量,有一个最奢侈的计划……就是今年除夕,母子三人要来拜访札幌的北海亭,吃三人份的北海亭汤面。”

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的老板夫妇,眼眶里溢满泪水。坐在门口的菜店老板,把嘴里含着的一口面用力咯一声整口吞了下去,然后站起来说:“喂、喂、老板,怎么啦?准备了十年一直等待这一天来临,那个除夕十点过后的预约席呢?赶快招待他们啊!快呀!”老板娘终于恢复神志,拍了一下菜店老板的肩膀,说:“欢迎,请。喂!二号桌三碗汤面”那个傻愣愣的老板擦了一下眼泪,应声说:“是的,汤面三碗!”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东瀛妇人VS中夏族民共和国妇人 (2)

关键词: